帝乡不可期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从十月二号开始崩溃,到现在断断续续快一个月了,中间只有上周末之后的几天状态还可以,其余都是在边缘地带或者崩溃。

我真的很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不认为一个正常人会每天想着怎么自杀不痛苦,或者如何将它的痛苦缩小到最小。
我在思考,如果没有无痛苦的自杀,哪一种是我可以接受的。
我在思考,什么时候能放下手里的东西了,我也基本可以走了。
反正我也不想要来生。
感觉原来很多能取悦我的东西如今都觉得很没有意思,每天只是苟活于世,情绪容易突然就崩了。
社恐越来越严重,不光不敢跟陌生人说话,现在熟人的肢体接触也受不了。
夜晚睡眠质量不好,颈椎每天很难受,关节也不舒服。
异性没法取悦我,同性也没法取悦我,一个人也不是很舒服,但是就是不喜欢别人。
我的房间使我难受,但我又不想离开。
每天活着就很累了。

这个狗逼人生……何时才能结束。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