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乡不可期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老天待我不公啊,总是让我在热恋期见不到情人。

一二是故事大纲,我不会再写了,因为“我写了大纲”=“我写了故事。”
三四五分别是受斯图尔特,攻霍德尔,弟弟巴尔德。

大纲口水话非常多,写的主旨是自己能看懂就好。

这其实是一个遇见与错过,信任与不信任,救赎与反救赎的故事。
小斯图如果没有遇见大王,早就死在垃圾堆里,大王如果没有遇见小斯图,可能早在冒险或者毒发初期就死掉;阿苏遇见佐伊小斯图大王他们才知前半生所受都是俗物,佐伊若没遇见他们,这辈子都只是杀人机器;弟弟救小姑娘于逃亡之中,她又将弟弟拉出黑暗冷酷的深渊。

霍斯最适合在血与泪与汗之中接吻,他们俩适合一切黄暴旖旎的操作

我就存下原创脑洞的细节,防止手机丢了之类的

攻战斗力max,可能是全场最能刚的人,不知道上限在哪,十四岁以后就没有输过,但对身体损耗也非常大,后期中了慢性毒,打架越激烈反作用越大。

受死之前的那场决定性战役,攻大约三十三岁,毒性已经很深了,然后攻爆了一场,又被自己弟弟手下人暗算中毒double,昏迷不醒三个月,一会死一会活的状态,结果最后活了俩毒发生奇妙反应相互抵消了。攻中毒的事情没告诉任何人,他小对象都是很后来才知道的。然后攻十四岁离家游历,二十岁父母病逝回来继承皇位,和他弟弟愈发生分。

攻其实对治国继承之类的没啥感觉,
但父母扔给他一个烂摊子,那种表面上还光鲜亮丽歌舞升平,实际上已经千疮百孔内忧外患了

他又对弟弟不放心,虽然知道他早有鸿鹄之志治国之心,但一直觉得他是个小孩,就一直护着他。弟弟又是个孤僻的小白化病,俩人小时候关系还行,大点就更不熟了。攻本来打算等把国家揉嚯的差不多了,就扔给弟弟,然后自己拖着对象养老奈何他一直不说,弟弟又等不及。

最后变成攻在外打仗,皇城除奸细反腐败(?) 培养亲信,等攻打完最后一仗回来趁机夺权,对外说攻战死,对内逼死逼走攻的旧部,囚禁攻三五年。本来是想让他囚禁攻一辈子。

反正后来就是弟弟情场失意?跟攻说“你现在自由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揍我或者杀了我重新做皇帝都可以。”攻没理他,留他一瓶毒药就了。
两个人后来形同陌路
弟弟老了,七八十岁,服毒自尽了。攻溜达达一个人周游世界,跑去看望住在小岛上的那对bg小情侣,打扰人家婚后生活。然后跑到受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住了一辈子。

反正攻受弟弟就是一个各种错过和不信任的故事。

受被冤为叛国,听说攻死了就在狱里自尽。尸骨丢在烂泥沟里,被那对bg火化,骨灰一直由他们带着,后来在攻去找他们时转交。
攻把他的骨灰带到受幼年生活的地方,和他早已忘记的母亲和姐姐安葬在一起,攻死后葬在他旁边。

生同衾死同椁。

其实攻假死蛮好笑的,弟弟当着全国面白天水晶棺安葬在皇家墓园里,晚上派人八百里加急把他哥抠出来防止憋死。

弟弟登基后突然喜欢给他哥写信叨叨抱怨(赎罪心理),他哥烦了回信:“我操你妈。”
弟弟:“你冷静一下,我妈是你妈。”

还有一个脑洞。
其实他们的故事本来是配角组的,主角组是日式jump少年漫那种冒险。
男主前行,快到皇城时见到一个受伤昏迷的人躺在草丛里,见义勇为救助,结果捡到的是不知道哪搞来一身伤的攻。攻醒来感天动地涕泗横流的,实际上是他在宫里被抓着年终干公务不让出来溜达。
受比他小五岁,那时候是个刚十八的小孩,也很能打,每天都想和攻切磋,但皇宫里不让,他手也很痒。攻溜出来他就悄摸摸蹲路上各种阻击,也算两个人的情趣。
结果就是男主“卧槽有刺客!”“卧槽您“卧槽先生您好强!居然这么快就制服了他!”“卧槽别杀他我们可以先问话!”“卧槽亲了? ? ?”“卧槽别脱衣服我走我走!”

两个儿子,斯图尔特和霍德尔。很久很久之前就有的脑洞,他俩我能画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