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乡不可期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一二是故事大纲,我不会再写了,因为“我写了大纲”=“我写了故事。”
三四五分别是受斯图尔特,攻霍德尔,弟弟巴尔德。

大纲口水话非常多,写的主旨是自己能看懂就好。

这其实是一个遇见与错过,信任与不信任,救赎与反救赎的故事。
小斯图如果没有遇见大王,早就死在垃圾堆里,大王如果没有遇见小斯图,可能早在冒险或者毒发初期就死掉;阿苏遇见佐伊小斯图大王他们才知前半生所受都是俗物,佐伊若没遇见他们,这辈子都只是杀人机器;弟弟救小姑娘于逃亡之中,她又将弟弟拉出黑暗冷酷的深渊。

霍斯最适合在血与泪与汗之中接吻,他们俩适合一切黄暴旖旎的操作

我就存下原创脑洞的细节,防止手机丢了之类的

攻战斗力max,可能是全场最能刚的人,不知道上限在哪,十四岁以后就没有输过,但对身体损耗也非常大,后期中了慢性毒,打架越激烈反作用越大。

受死之前的那场决定性战役,攻大约三十三岁,毒性已经很深了,然后攻爆了一场,又被自己弟弟手下人暗算中毒double,昏迷不醒三个月,一会死一会活的状态,结果最后活了俩毒发生奇妙反应相互抵消了。攻中毒的事情没告诉任何人,他小对象都是很后来才知道的。然后攻十四岁离家游历,二十岁父母病逝回来继承皇位,和他弟弟愈发生分。

攻其实对治国继承之类的没啥感觉,
但父母扔给他一个烂摊子,那种表面上还光鲜亮丽歌舞升平,实际上已经千疮百孔内忧外患了

他又对弟弟不放心,虽然知道他早有鸿鹄之志治国之心,但一直觉得他是个小孩,就一直护着他。弟弟又是个孤僻的小白化病,俩人小时候关系还行,大点就更不熟了。攻本来打算等把国家揉嚯的差不多了,就扔给弟弟,然后自己拖着对象养老奈何他一直不说,弟弟又等不及。

最后变成攻在外打仗,皇城除奸细反腐败(?) 培养亲信,等攻打完最后一仗回来趁机夺权,对外说攻战死,对内逼死逼走攻的旧部,囚禁攻三五年。本来是想让他囚禁攻一辈子。

反正后来就是弟弟情场失意?跟攻说“你现在自由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揍我或者杀了我重新做皇帝都可以。”攻没理他,留他一瓶毒药就了。
两个人后来形同陌路
弟弟老了,七八十岁,服毒自尽了。攻溜达达一个人周游世界,跑去看望住在小岛上的那对bg小情侣,打扰人家婚后生活。然后跑到受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住了一辈子。

反正攻受弟弟就是一个各种错过和不信任的故事。

受被冤为叛国,听说攻死了就在狱里自尽。尸骨丢在烂泥沟里,被那对bg火化,骨灰一直由他们带着,后来在攻去找他们时转交。
攻把他的骨灰带到受幼年生活的地方,和他早已忘记的母亲和姐姐安葬在一起,攻死后葬在他旁边。

生同衾死同椁。

其实攻假死蛮好笑的,弟弟当着全国面白天水晶棺安葬在皇家墓园里,晚上派人八百里加急把他哥抠出来防止憋死。

弟弟登基后突然喜欢给他哥写信叨叨抱怨(赎罪心理),他哥烦了回信:“我操你妈。”
弟弟:“你冷静一下,我妈是你妈。”

还有一个脑洞。
其实他们的故事本来是配角组的,主角组是日式jump少年漫那种冒险。
男主前行,快到皇城时见到一个受伤昏迷的人躺在草丛里,见义勇为救助,结果捡到的是不知道哪搞来一身伤的攻。攻醒来感天动地涕泗横流的,实际上是他在宫里被抓着年终干公务不让出来溜达。
受比他小五岁,那时候是个刚十八的小孩,也很能打,每天都想和攻切磋,但皇宫里不让,他手也很痒。攻溜出来他就悄摸摸蹲路上各种阻击,也算两个人的情趣。
结果就是男主“卧槽有刺客!”“卧槽您“卧槽先生您好强!居然这么快就制服了他!”“卧槽别杀他我们可以先问话!”“卧槽亲了? ? ?”“卧槽别脱衣服我走我走!”

两个儿子,斯图尔特和霍德尔。很久很久之前就有的脑洞,他俩我能画一辈子

清一下老图,基本都是孩子

永恒的傲慢

永恒的傲慢

老邦迪:

七缺三:



你要生育率,所以你禁止一切不能生育下一代的行为:你说同性恋不正常,你说单身不正常,你说看同性文学不正常。于是,你封杀网络上有关同性恋的内容、账号、文章。

千百年来,我们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在不断更替,但是防民之口的手段却一成不变。秦始皇在位,我们开始失去议政的权力,汉武帝时,我们失去了百家争鸣,宋明代以来,我们的女性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失去了获取知识的权利。21世纪以来,我们的同性恋者失去了爱和做一个正常人的权利。

在我们正朝着光明进步的阳光大道仰首进军时,我们以为我们进入的是一个崭新自由的新世界,但是似乎自由从不存在。我们好像没有权力决定自己是不是正常人,好像我们正常与否取决于政策。

在这个时代,20多岁的人爱上8岁女孩还说要跟她结婚,有一帮人说这是爱情没什么不对的;有拐卖儿童到深山做童养媳,孩子长大后留守深山,这叫做感动中国。而两个正常成年人相爱,却叫变态?

当我们的生育率高居不下的时候,没有人发布文书宣布同性恋变态,而现在老龄化日益严重后,就开始拿同性恋做文章。这些尸位素餐的人占据着道德高地,放言说同性恋不符合传统道德价值观。那么我们的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难道对四万万中国人民里的LGBT同胞不起作用吗?

自由是什么?

“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是你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那么我们所要求的自由不过就是如此简单:我们不想被钳制思想,被限制只看某一类的文学,不想许多优秀的同性恋文学作品被当作糟粕和羞耻的东西被一律删禁;我们不想被强迫爱人,不想被强迫躲避真正的自己,不想被自己的同胞视作变态和非正常人;我们不想因为一纸文书弄得满腹火气,像被绑着双脚跳舞,奋力发言却被弃如草芥。我们想要的自由如此简单:LGBT人士不需向任何人阐明自己,他就是他,她就是她,她是他也可以他是她,可以随意地与任何人进行合法的恋爱,不用在乎世人的眼光,不用担心自己的国家会说自己是变态。

21世纪了,不要再致力于回到五六十年代,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者亡。整个世界都在呼吁支持LGBT,呼吁思想自由,为何我们一定要逆流行之,难道一定要被大浪拍死在沙滩上才能幡然悔悟?

我们都是人,不会因为性向而变成怪物。我们都是人,为何要干涉别人爱的人是男是女?

人类,永恒的傲慢。












标明出处,可以转载。


给学校画的海报…………我要腿,我吐

一直想把素淡干净的小狐狸扔进浓墨重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