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乡不可期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很喜欢那种有些年岁的独栋的木头房子(别墅)。房子外面被装饰得很新,里面难得露出来的老木头呈着油亮的乌棕红色,木制的旧楼梯踩上去总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屋内依然秉承着十九世纪欧洲的装修风格,地上和楼梯间铺着梅红或绀色的印满繁花的地毯,墙上还贴着不知多少年前的照片。房子前面的小院子里种着不知名的花,从每年的四月开到十月,纵使冬天的厚雪也冻不死它们。路边的马路上中了很多不知名的长了几十年的大树,夏天整条路的阳光全被高大的树叶遮住了。寒冷的冬季和一层又一层的雪盖在路边和房子上,屋檐边还有垂下来的冰凌,屋里的暖气开得很足,壁炉里的炭火每晚都会烧起,烟囱上常常飘出白烟。房子的主人永远坐在巨大的落地窗边,看着冬夏春秋的变换。


还喜欢石头建的城堡。但城堡和木制的房子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感觉石头的城堡像出入与宫廷和上流社会的贵族,无论是身着重重叠叠华丽的绸子裙子的女士还是有着合身的燕尾服的绅士,身边满是黄金珠宝,珍奇生物,价值连城的艺术品,还有数不尽的美人。
但木制房子给人的感觉就是温暖的红茶和胖猫,披着暖色披肩的少女,窗外时不时有松鼠敲窗。每年春天,墙上,窗边,围栏上的蔷薇总会开,就像少女在等心上人回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