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乡不可期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果然有想法是一回事,把它编成有头有尾的故事是一回事,再写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小说好难写。

评论